恐惧的胜利

巴黎—1981年5月,教皇保罗二世在一次暗杀行动中幸存。三十年后,本·拉登被美国特种部队射杀。但是,看看当下的世界,我们可以轻易地看出,以富兰克林·罗斯福关于唯一的恐惧是“恐惧本身”的训喻为圭臬的鼓舞人心的领袖失败了,想要恐惧主导“异教徒”世界的狂热分子胜利了。

如今,恐惧无处不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必须放在这一背景下解读,因为此次袭击凸显和深化了我们普遍的不安全感。

当然,波士顿袭击的规模远小于2001年9月11日。但美国人会把这一本土出品的袭击铭记为具有高度象征意义的时刻:在爱国者日的盛大国际体育盛会上发生的袭击。波士顿马拉松是一项颇受欢迎的运动,它体现了以绝对的耐力战胜挑战的民主社会的和评价值。这样一次具有象征意义的袭击会在曾经以希望为标志的美国社会中扩散恐惧吗?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5xrtGDJ/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