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免债务的虚假承诺

随着贫困国家的债务减免成为7月在苏格兰举行的八国峰会的焦点事件,理解上述举措会成为怎样一部闹剧的人寥寥无几,这实在令人感到耻辱。不幸的是,受到原本善意的摇滚歌星、宗教领袖和其它知名人士的蛊惑,绝大多数民众似乎都相信债务减免是消除世界贫困道路上的巨大飞跃。但实际上,如果无法改善未来援助流动的框架,减免贫困国家的债务其实毫无用处。

乍看上去,八国集团领袖批准减免世界最贫困国家的债务似乎慷慨大度得令人难以置信。但实际上,没有人真的认为这些债务最终能够得到偿还。事实上,幸亏有了像世界银行这样的国家援助和多边贷款机构不断提供赠款和远期借贷,使得大多数贫困的债务国收到的贷款肯定要比偿还能力多得多,这种状况循环往复,没有尽头。

富裕国家的公民也许自私自利、放荡不羁,但情况并不像有些人想让我们相信的那样糟糕。没错,极端富裕的美国的确只拿出收入的区区0.2%用于对外援助,但至少美国从未像20世纪前夕富裕的帝国主义国家那样对贫困国家收税。

除此之外,八国集团领袖从一天以一美元为生的贫困人口那里搜刮聚敛似乎也发不了大财。那么他们该怎么办,派兵到非洲掠夺咖啡豆和花生?还是重新把非洲变成殖民地?无论是现在还是遥远的未来,向贫困国家讨债本身就荒唐得可以。

真正的问题是富国政府能给贫困国家多少援助,而不是能获得多少利益。第三世界国家的债务负担不过是从前发展失误的真实记录。

往好里说,过去的贷款反映了人们天真的乐观想法,认为只要有了种子基金,政治和经济领域的落后国家就可以实现真正的发展,并毫不费力地偿还贷款。还有不那么宽容的解释,那就是现代援助史中的富国议会吝啬到不愿为贫困国家直接提供赠款,而只有得到还钱的许诺后才可能同意帮忙。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Bundle2021_web4

Subscribe to Project Syndicate

Enjoy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opinions of the world's leading thinkers, including weekly long reads, book reviews, topical collections, and interviews; The Year Ahead annual print magazine; the complete PS archive; and more. All for less than $9 a month.

Subscribe Now

当然,我谈论的重点是官方贷款,而私有部门向世界贫困国家的借贷总体说来是个次要问题。于是现在富裕国家想借着减免债务让人们觉得宽宏大量,而这些所谓的“债务”原本就应该作为赠款提供给穷国。

除了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最疯狂的批评者,恐怕所有人都承认美国在改变现状方面起了重要的带头作用。布什政府把直接赠款作为起对外援助政策的核心,这种原则在新的援助机构“千年挑战帐户”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不仅如此,随着不久前世界银行的改革,美国正在把遵循经典的医生格言作为自己的目标:“首要的是不能造成损害。”美国是在增加援助,但同时尽量让管理较为有效的国家从中受益。这一目标很值得称颂:那就是确保援助肯定会起到正面作用,而不仅仅是被腐败政府用作延续独裁的一种工具。

无可否认,在为穷国提供援助的正确方法上至今还存在激烈的争论,本届八国集团峰会将为这些辩论画上圆满的句号。很多欧洲人认为如果完全依赖各国捐赠,世界银行这样的组织将很快走向枯萎和死亡。但我认为这个问题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比如允许世界银行持有富国债券,并允许它自由支配由此产生的利息收入。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支持无论管理状况是否尽如人意,所有国家都应该获得大笔援助,理由是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儿童死亡,没有时间再去推行冠冕堂皇的极端主义。这种说法恕我无法苟同。我所了解的事实说明捐赠国确实需要小心谨慎,防止把事情搞得更糟,在腐败国家实现上述目标比联合国所说的要困难得多。

简言之,免债魔咒的根本问题在于它着眼过去、而不是未来。如果八国集团领袖真的想对贫困国家施以援手,就应该找到支持无偿赠款的可靠方法,提高捐助国和受援国的责任感,而不是减免什么债务。如果有了这样的政治意愿,把世界银行和地区发展银行改组为只提供赠款的机构并不困难,代价也不高昂。

比如,斯坦福大学教授吉米·布鲁(Jeremy Bulow)和我已经证明,只要给世界银行1000亿美元的资本,它就完全可以通过借贷,把一向擅长的工作做得比今天更有效率,也更加透明。由于今天得长期利率非常之低,因此每年的实际成本可以说只是小菜一碟。

https://prosyn.org/PBUDKlw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