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法 国 的 衰 退

法国在欧洲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减落,而法国总统希拉克应该为此付很大责任。他在伊拉克战争前作了一个正确选择--美国的介入从来没有公正过,而且已经造就了可怕的失败--从而和新欧洲、甚至全球保持了同步:站在了布什政府的对立面。但是,希拉克没有成功地将他的这一有利位置转化为新领导层中的一员。

希拉克的体魄和经验应该可以集合起整个欧洲,不管是战前、战中、还是战后。但他从来不追求这个。面对美国的单方面政策,他的现实主义多边方案失败了。与他在伊拉克问题上的正确相反,希拉克开始变得孤立,孤立的产生源自他想重新建立与美国总统布什的良好关系,但他又失败了。事实上,在希拉克的领导下,法国变得越来越傲慢。成为"一个自认是正义、其模型具有普遍性的国家"--而这经常是被用来形容布什领导的美国的。

希拉克在他向新的欧洲执行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总结了他在伊拉克问题上的错误。在普罗迪领导欧洲执行委员会期间,法国威望十足,由帕斯卡尔·拉米掌控贸易。拉米以其技巧、智慧和强烈的个性著称。法国在欧盟内的份量,原本应该可以使希拉克在欧盟执委会新主席巴罗索上台之际立保拉米。但希拉克觉得,拉米有两个致命的缺点:他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热衷于改革共同农业政策。而希拉克这个70年代乔治斯蓬皮杜的农业部长,希望保持目前的共同农业政策。所以希拉克用巴霍取代了拉米。而巴霍虽然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很有经验的政治家,但他对欧盟事务知之甚少,而且只会一种语言--法语。

毫不奇怪,巴霍随后只在新的欧洲执行委员会中得到了一个小角色--担任运输执委,与法国的地位极不相符,也远远低于希拉克原本所要求的职位--竞争或本国事务执委。的确,巴罗索给了巴霍一个象征性的头衔"执委会副主席",但这只是一个安慰奖,骗不了任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