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恶魔的面孔

纽约-当我在13年与米洛舍维奇站在一个政府的猎人住宿处时,我看到远处有两个人。他们走下两辆同一款式的奔驰车,然后在暮色中向我们走来。我的身体不禁颤动了一下,他们是不会被人误解的。姆拉迪奇,带着战争的疲倦,身材粗壮,走起路来就像是在走过泥泞的战场;卡拉季奇,身材要高一些,穿着西装,有着一头凌乱、其实却是精心梳理过的白发。

卡拉季奇的被捕以及被送到海牙的战争罪行法庭使我回想起了那个充满对峙、戏剧性和艰难谈判的漫长夜晚,那也是我唯一一次见到卡拉季奇本人。那是1995年9月13日的下午5点,正是波斯尼亚的战争最激烈的时候。面对塞族对波斯尼亚的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的侵略和种族清洗,西方社会和联合国在经过数年的软弱回应后,由美国领导的北约进行的轰炸使塞族人不得不处于防守姿态。我们这支外交谈判小组正在试图结束这一场已经夺去了差不多30万人生命的战争。

米洛舍维奇、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是挑起这场战争的元凶。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已经被前南问题国际刑事法庭指控犯有战争罪(米洛舍维奇直到1999年才被指控犯罪)。

作为策略的变化,谈判小组决定将姆拉迪奇和卡拉季奇排除在外,以迫使米洛舍维奇,作为该地区职位最高的塞族人,承担战争的责任以及负责这场我们希望能够终结战争的谈判。现在米洛舍维奇希望让这两个人回到谈判中,也许是希望能够减轻他所承担的部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