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博物馆

19世纪末,欧洲人看亚洲主要是将其作为欧洲艺术家们的灵感来源,抑或是实现他们帝国野心的主要目标。而对于亚洲人,欧洲要不是现代化的楷模,如明治维新时期的日本;要不就如中国人所认为的,是腐朽没落的晴雨表。一个世纪后,日本的经济奇迹令至少亚洲的一小部分在欧洲人的眼中变为科技与工业迅速发展的地方。现在,21世纪的头10年,随着亚洲经济的崛起以及欧盟的身份和信任危机,亚洲人眼中的欧洲以及欧洲人眼中的亚洲都有了巨大的改变。

亚洲的著名人士,如新加坡前领导人李光耀就警告欧洲人如果继续现在的道路,欧洲除了旅游业以及高尚私人宅第外将一无是处。这位居住于香港和伦敦两地的著名中国商人说得很具体。几周前在巴黎一次由商界要人和政界领导人参加的私人聚会上,他说,“你们欧洲正在沦为第三世界国家,你们将时间花在错误的问题上¾¾宪法、福利状况、养老金危机¾¾你们对自己提出的问题给出了系统性的错误答案。”

欧洲人对亚洲的普遍观点,特别是对中国,就更加复杂,并且在头脑清醒的改革者、新兴且令人尊敬的竞争对手以及完全的意识形态排斥间摇摆不定。1968年5月,法国的学生们¾¾至少是其中的一部分人¾¾他们走上街头打算创建一个新世界。他们梦想着毛泽东时代的中国,那个处在残酷且失去理智的文化大革命中的中国。他们这种荒谬的巴洛克式的痴迷既是他们对毛泽东一无所知的产物,也是他们对自己这个繁荣社会,这个几乎看不到失业的社会所产生的一种厌倦。

相比之下,今天,这些人的后代们却在公开批评亚洲资本主义模式。昨天,中国是乌托邦革命者们反对资本主义的指向标;今天,它成为新一代乌托邦式反革命者们(主张维持欧洲现状者)心目中超自由主义带来的报应。最近走上街头的示威学生们并不想成为中国和印度。他们反对全球化的理念,拒绝放弃得来不易的社会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