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德国选举在欧洲的后果

伊斯坦布尔——近一个世纪前的1919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在一次大战德国战败后对和平的经济后果进行了分析。9月22日德国大选的影响力肯定不会如此之大。但也不会像多数分析人士所说的那样无足轻重。

首先,即便仍由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自由民主党(FDP)联合组成下届政府,总理默克尔也会因为不必担心直接影响选举结果而敢于做出长远、勇敢的决定。她可以放弃目前的四周战略,开始执行两年或三年计划。

默克尔的后选举议程可能依然会非常谨慎,以牺牲就业和经济增长为代价强调对德国和欧元区进行一体化中期财政整顿。但再次当选的默克尔无疑愿意继续建设,至少是小步推进欧洲银行联盟、包括能动用欧元区资源的决议机制的建立。

此外,即便默克尔仍然领导同样的政治联盟,也会赋予针对中小企业和Erasmus等欧盟教育计划的欧元区贷款方案以更多的鼓励和支持。她还将积极推进以密切协调欧盟成员国经济政策为目的的体制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