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盟固执的领导人

卡布里奇——

欧洲正面临着宪法危机,似乎没有哪个国家有能力为其邻国的债务问题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葡萄牙、爱尔兰和希腊三国债务负担已经沉重得难以承受(这点显而易见),而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们非但不重新调整这些国家的债务结构以减轻其债务负担,反而想方设法推行更大规模的紧急资金援助计划。不幸的是,他们的这一做法不仅仅是“将罐头沿着路面往下踢”,而是将雪球从山上往下推。

当前这一问题在经济层面还是可以解决的。欧元区经济运作状况良好,三国GDP仅占欧元区总GDP的6%,但是欧元区的官员们却固执地认为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是清偿债务危机而非偿还债务能力问题,整个体系因此而面临巨大风险。欧元区的主要经济大国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问题严重,尤其是要考虑到经济增长疲软和明显缺乏竞争力这一背景。这些国家最不需要做的就是让民众相信一项负责转移债务的联盟机构已经建立起来,改革及经济结构调整可以随后进行。

欧盟官员认为对任何成员国的债务结构进行重新调整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希腊无论进行怎样的调整,债务问题都将继续蔓延下去,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有当德国在西班牙和意大利中央政府的债务周围建立起一道坚实可信的防火墙,这一蔓延趋势才会停止。这才是实行单一货币体制的地区所应该采取的解决方案。那么,欧盟领导人认为这一方案不可行的原因何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