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Lachine

欧盟固执的领导人

卡布里奇——

欧洲正面临着宪法危机,似乎没有哪个国家有能力为其邻国的债务问题提出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葡萄牙、爱尔兰和希腊三国债务负担已经沉重得难以承受(这点显而易见),而政治家和政策制定者们非但不重新调整这些国家的债务结构以减轻其债务负担,反而想方设法推行更大规模的紧急资金援助计划。不幸的是,他们的这一做法不仅仅是“将罐头沿着路面往下踢”,而是将雪球从山上往下推。

当前这一问题在经济层面还是可以解决的。欧元区经济运作状况良好,三国GDP仅占欧元区总GDP的6%,但是欧元区的官员们却固执地认为这些国家面临的问题是清偿债务危机而非偿还债务能力问题,整个体系因此而面临巨大风险。欧元区的主要经济大国如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债务问题严重,尤其是要考虑到经济增长疲软和明显缺乏竞争力这一背景。这些国家最不需要做的就是让民众相信一项负责转移债务的联盟机构已经建立起来,改革及经济结构调整可以随后进行。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HywyQV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