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互联网盗版的道德规则

普林斯顿——去年,我对一位同事说要在所授课程中加入互联网道德。她建议我阅读一本不久前出版的计算机伦理著作,而且把整部书以附件的形式发送给我。

我是否应该拒绝阅读盗版著作?我是否像主张严格立法打击互联网盗版者所说的那样收到了赃物?

如果用老式方法去盗窃别人的书籍,书到了我手里,它就不再属于原来的所有者。我是得偿所愿,而她却受到了损失。如果人们使用盗版书籍,倒霉的是出版社和作者——他们失去了卖书的收入。

可如果同事没给我发那本书,我就会从大学图书馆借阅。我省下了借书的时间,看上去似乎没有人受到损失。(奇怪的是,考虑到这本书的题材,它并非要以数字的形式出售)。实际上,我的这种选择还惠及其他人:这本书仍然留在图书馆的书架上供其他人借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