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永恒的墙

巴黎——

墙是用来阻隔人们进出的——不管是在柏林,尼科西亚,以色列或是朝鲜,它都是恐惧的产物:东德的领导人害怕公民为追求自由尊严而大规模逃离;希腊和土耳其族裔的塞浦路斯领导人害怕持续的战争;以色列害怕恐怖主义;而北朝鲜统治者则是害怕自己被饱受苦难的人民所“抛弃”。为了维持脆弱的地位,为了巩固某些人的权力,或是为了防止外来的诱惑威胁——这都会是政客建造围墙的原因。

为什么柏林和尼科西亚的命运是如此的不同?柏林是正在修复着创伤,缓慢地前行,而尼科西亚却停滞不前,以色列的“安全墙”更像是一个不断延伸的伤疤,更不用提北朝鲜政权墙后的偏执和压迫,说明其政权那么的不稳定。

墙与墙之间有着各自的差异,东德人民拥有摧毁围墙的决心,而以色列人想的是围墙的扩建,塞浦路斯和北朝鲜是为了保持现状。当然,各自领导人不同的素质,(有的甚至就没什么素质)也是问题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