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环境的报复

我们的政治体制和全球政治大都没有做好迎接当今世界真正挑战的准备。全球经济发展和人口不断增长给自然环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这些压力又给我们的社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但政治家们对这些趋势大都一无所知。政府也未能有效地组织起来迎接挑战。这些危机从本质上看属于生态灾难,但人们仍然通过早已过时的战争和外交手段来加以管理。

比如苏丹的达尔富尔局势。人们正试图通过军事、制裁威胁以及战争维和语言来化解这次可怕的冲突。但地区极端贫困才是导致达尔富尔冲突勿庸置疑的源泉,20世纪80年代发生的旱灾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地区的贫困,事实上,这场旱灾直到今天也没有结束。长期气候变化似乎不仅造成了苏丹降雨量减少,而且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大部分地区也深受其害¾在这样一个区域,生命能否延续完全取决于有没有降雨,在这里,旱灾就意味着死亡。

达尔富尔陷入了由干旱导致的死亡陷阱,但没有人愿意从长期发展、而不是战争的角度来处理达尔富尔危机。达尔富尔真正需要的不是军事策略,而是水利策略。如果没有为那里的700万人口提供作物种植和牲畜饮水的最新办法,那里的人们就活不下去。但联合国会谈无一例外地是围绕着制裁和军队,根本看不到任何一丝和平解决的希望。

水资源压力成了世界很多地方发展经济的主要障碍。加沙的水资源危机是造成巴勒斯坦人疾病和灾难的原因之一,也是巴以紧张局势背后一个重要的根源。但人们仍然毫不吝惜地把成百上千亿美元用于在该地区进行轰炸和破坏,却对于日益恶化的水资源危机熟视无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