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能源赤字

米兰—最近,美国媒体关于汽油价格和政治的报道让我大吃一惊。政治学家们一致认为,总统支持率与汽油价格高度相关:汽油价格上升,则总统支持率下降。但是,考虑到美国长期不重视能源安全和弹性,因此奥巴马政府需要对汽油价格升高负责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20世纪70年代石油价格冲击距今已有40年。我们从中学到了大量教训。短期影响——总是发生在油价快速上升时期——是抑制其他商品的消费从而拉低增长,因为石油消费的调整不像其他商品和服务那么快。

但是,假以时日,人们能够也将削减石油消费作为应对。他们会购买更多的节能汽车和电器,加强房屋隔热,有时甚至改乘公交出行。因此,长期影响与短期影响有很大不同,长期影响要小得多。你在节能方面做得越好,油价波动对你的影响也就越小。

在供给方面,也存在类似的短期和长期效应。在短期,供给可以根据储备状况作出调整(如今,储备量可不多了)。但比短期大得多的长期影响则来自因油价高企产生的石油勘探和炼制激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