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正如我们所预料的世界末日

美国剑桥——考虑一下下列情景。在希腊的左翼激进党派取得胜利后,新一届希腊政府表示想要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重新商讨之前协定中的一些条款。但是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坚持认为希腊必须遵守当前条件。

由于害怕金融崩溃日益临近,希腊的存款者们纷纷涌向银行取钱。这一次,欧洲央行拒绝提供救助,希腊银行的现金储备都极度短缺。于是希腊政府建立起资本控制,并且最终不得不发行德拉克马货币以增加国内流动性。

随着希腊退出欧元区,全世界都把目光投向西班牙。一开始德国和其它国家都信誓旦旦地表示他们将尽其所能来阻止西班牙出现类似的银行破产情况。西班牙政府也宣布增加财政削减幅度并进行结构改革。在来自欧洲稳定机制的资金的支持下,西班牙的经济状况又稳定了几个月。

但是西班牙的经济仍然持续衰退,失业率飙升至30%。总理马里亚诺·拉霍伊实行的紧缩措施遭到人们的强烈抗议,致使他不得不进行全民公投。由于他所领导的政府没有得到选举人的足够支持,只好辞职,这样一来西班牙却陷入更深的政治混乱之中。此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停止了对西班牙进行更多的帮助,她表示辛勤工作的德国纳税者们做的已经足够多了。仅在很短时间内,西班牙一家银行破产,金融危机出现,该国也将要退出欧元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