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自由主义的终结?

纽约-这个世界对新自由主义——一系列基于市场具有自纠功能,能有效地分配资源并很好的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原教旨观念的混杂观点——并不友好。就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支撑着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该“共识”赞成私有化、自由化以及全心关注通货膨胀问题的独立的中央银行的观点。

在长达二十五年的时间里,在发展中国家之间有一个竞赛,竞赛的失败者是很明显的:那些追求新自由主义政策的国家不仅失去了增长的资本;而且当它们确有增长的时候,由此产生的利益也被不成比例的分配给了那些处于社会上层的人。

 虽然新自由主义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是他们的思想也没有通过另一个检验。没人能声称金融市场在20世纪90年代末期在分配资源上卓有成效,在那个时候,97%的投资被投入到要若干年才能看到一些成效的光纤上。但是至少这个错误有一个意料之外的好处:随着通讯成本的下降,印度和中国比以前更加融于了全球经济。

但是很难在住房上的巨大资源误配中看到这样的好处。为那些无力购买住房的家庭新建的住房,因为几百万个家庭被迫离开他们的房子而被废弃和空置。在有些社区,政府最终进行了介入,拆掉剩余的房屋,在其他一些社区,抛弃和空置房屋的趋势正在蔓延。所以,即使那些谨慎借贷并维护其房子的模范公民,现在也发现市场将他们房子的价值压低到比他们所能想到的最糟的情况还要糟的地步。固然,在房地产领域的过度投资有一些短期的好处:一些美国人(或许只有几个月)享受了拥有房子并居住在他们用其他方法无法获得的大房子里的快乐。但是,他们和世界经济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几百万人在他们失去其房子的时候就是失去了其一生的积蓄,而且没收房子使全球经济陷于减速的泥沼。人们对此的预测意见越来越一致:这个低迷时期将持续很长时间并影响广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