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由干预主义穷途末路

新德里——

随着利比亚的沙尘暴肆虐横行,阿拉伯春季的明亮色彩逐渐褪去,对于长期处于专横无能政府压迫之下的人们,变革的希望和承诺也随之而去。尽管对穆阿迈尔•卡扎菲军队的空袭已持续了三个多月,某种僵局似乎出现。然而另一轮“自由干预行动”似乎已迷失方向。

给利比亚干预行动带来活力的那些希望,总是似乎与这块沉浸在古老回忆中的土地有点格格不入。近来尼古拉斯•佩勒姆在《纽约书评》中关于利比亚海滨城市德尔纳的章节中,描述了“在碧绿的地中海和翠绿的群山中,如何躺着拜占庭帝国留下的广场和教堂的废墟。”

在德尔纳的市中心,“你可以看见保存完好的供奉阿拉伯酋长祖贝尔•伊本•卡伊斯和先知穆罕默德的76位其它同伴的白色圆顶神龛。”他们都是公元690年在此地被拜占庭军队杀害的。这个事实看似无足轻重,实则有着重大影响。德尔纳派往伊拉克和阿富汗参与圣战的人均青年志愿者数目多于马格里布的其它任何城市,从这点上就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