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Lachine

突尼斯面临历史的结束

巴黎——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还没有结束,但从中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民主和民主化进程的影响将远远超出马格里布。

要想从历史的角度解读“茉莉花革命”,我们必须记住1989年6月4日那个关键的星期日,在波兰人投票推翻共产主义统治的同时,中国共产党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粉碎了天安门广场一次新兴的民主运动。 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天就像是人类历史的岔路口。 其中一条通往欧洲共产主义的灭亡和自由民主的新生,虽然有时仍免不了伴随着血腥和痛苦。 而另一条则通往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中国仍处在原执政党的统治之下,但却通过惊人的持续发展为贫困民众送去繁荣。

在1989年革命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弗朗西斯·福山提出了一个充满预言意味但同时又不无争议的想法,即欧洲选择的道路是否预示着“历史的结束”。 继黑格尔之后,福山再次提出由于以下两种原因,历史的发展具有方向性。 首先,技术和自由经济秩序的不断扩张会产生同质化效应。 其次,黑格尔哲学中“为争取承认的斗争”一直是人类社会最普遍的驱动力量,这种力量强大到足以引领无数个体做出终极牺牲。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access our archive, please log in or register now and read two articles from our archive every month for free. For unlimited access to our archive, as well as to the unrivaled analysis of PS On Point, subscribe now.

required

By proceeding, you agree to our Terms of Service and Privacy Policy, which describes the personal data we collect and how we use it.

Log in

http://prosyn.org/8GPQ5mv/zh;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