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历史(经济)的结束?

巴黎——一些学术著作,由于至少部分难以言表的原因,在学术史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约翰·梅纳尔·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的论文《我们子孙后代可能的经济前景》便属于这种情况。

这篇论文的重要性不在于凯恩斯是如何回答他所提出的问题的,而在于这些问题的性质本身。资本主义体系自身所发挥的作用能否结束物质的稀缺——进而将资本主义本身推向终点?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们可能会以怎样的方式生活?

凯恩斯开始用复利运算法以及复利长期积累后的惊人效果审视这些问题。以2%的增长率来计算,任何数据,包括国内生产总值,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都将翻7.5倍。那么物质稀缺的问题——也就是所有经济学的基础——是否也能随着这一增长而得到解决呢?

对此,凯恩斯的回答很直接——可以,因为这种增长将可以满足他所说的“绝对需求”。的确,凯恩斯清楚地认识到相对需求——“与左邻右舍之间的攀比”——永远不会得到满足,但他认为这些需求并不是最重要的,而且与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相去甚远,因此片面追求相对需求是一种不理智的行为。根据凯恩斯的理论,我们应该循序渐近地学习如何“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经济以外的事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