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饿不死的巨兽

发自剑桥——整个世界都在看着美国为其财政前景努力挣扎,而这场斗争的形态也反映了很可能在未来几十年内以各种形式在世界各地上演的,更为宏大的社会与哲学分歧。当前已经有许多关于如何减少政府开支的议论,但其中只有很少能将焦点放在如何使政府支出变得更有效上。虽然没有更具创造性的方法来提供政府服务,但其成本依然将随时间不断攀升。

所有服务密集型产业都面对着同样的挑战。早在20世纪60年代,经济学家威廉·鲍莫尔(William Baumol)和威廉·鲍恩(William Bowen)就撰文讨论过困扰这些行业的“成本弊病”。他们使用的最著名例子是莫扎特的弦乐四重奏,这种四重奏今时今日和19世纪一样要求同样数量的音乐家和乐器。同样地,对老师来说现在给一篇论文打分所花的时间跟100年前所花的时间是一样的。好的水管工雇佣成本很高,因为在这方面技术也发展得很慢。

为什么缓慢的生产率增长转化成了高成本呢?关键在于服务业最终得和高速生产率增长的金融业、制造业和信息技术行业在同一个国家的劳动力市场里争夺劳动力。尽管这些市场的劳动力可能会被分割成不的领域,但是中间依然有足够的重叠迫使服务密集型行业不得不支付更高的工资来雇佣员工——至少从长远来看是如此。

当然政府就是一个纯粹的服务密集型行业。政府雇员包括教师、警察、垃圾清洁工和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