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幸福经济学

纽约——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年代。尽管世界财富总量前所未有,但不安全、不稳定和不满足的情绪仍然随处可见。绝大部分美国人相信国家“走错了路”。悲观情绪急剧蔓延。其他很多地方的情况也大同小异。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开始重新思考经济生活中基本的幸福来源。对高收入的不懈追求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不平等和焦虑,而没有带来更多的幸福和人生满足感。经济发展不仅重要而且能显著改善生活质量,但只有当经济发展与其他目标并重时这样的目标才能实现。

在这方面,喜马拉雅的不丹王国走在了世界的前面。四十年前,不丹的第四任年轻国王刚刚登基,就做出了一个异乎寻常的决定:不丹不应追求国民生产总值,而要把“国民幸福总值”作为追求的目标。从那以后,这个国家就不懈地试验全局性的替代发展方针,在强调经济发展的同时突出文化、心理健康、同情和群体等因素。

几十位专家不久前会聚不丹首都廷布,总结不丹的发展之路。我和不丹首相吉格梅·廷莱共同主持会议,后者是可持续发展领袖,“国民收入总值”理念的伟大捍卫者。我们这次会议在联合国大会7月的一次宣言后紧接着召开,该宣言呼吁各国研究如何依靠国家政策促进全社会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