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之春的经济使命

华盛顿/伊斯坦布尔——突尼斯革命已经过去了一年,开罗解放广场的游行推翻了腐朽的独裁体制,同时也点燃了如今已成燎原之势的阿拉伯世界之火。没人能够百分百地确定这些时间最终会将阿拉伯人民和国家引向何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没有回头路。新的社会和政治运动和结构正在浮现,权力正在转移,2012年,民主进程很有可能在整个阿拉伯地区加强和传播。

2011年在阿拉伯世界所发生的事件激起了人们对其他影响深远的地区转型的会议,比如1989年柏林墙倒塌后的东欧剧变。当然,阿拉伯和东欧是不同的,但阿拉伯剧变的势头之猛、蔓延之快与当年终结欧洲共产主义的革命不相上下。关于激起人民反对最终爆发的政治和经济因素的争论也是如此。

对尊严、言论自由和真正的民主参与的渴望是阿拉伯革命的推动力,但经济不满才是关键原因,而且将有助于决定阿拉伯世界的转型如何展开。在这里,有三大长期基本挑战值得思考。

首先,增长必须是普惠性的,特别是就业岗位的创造。2008年,阿拉伯国家年轻人就业-总人口比率为27%,东亚是53%。此外,收入不平等也在加剧,全世界财富向最高端人群集中的状况在许多阿拉伯国家中尤为显著。这些国家的最高端收入主要源自政治恩庇,而不是创新和努力工作。突尼斯是一小撮体制内攫取广大经济利益的极端例子,但这一模式是普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