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水风险上升

华盛顿—近来,关于水的新闻层出不穷。今年夏天,北印度经历了80年来最猛烈的季风,造成800多人死亡,10万人流离失所。与此同时,大雨让易北河和多瑙河河水暴涨,中欧面临几十年来最大的洪水。在美国,几乎一般的国土饱受旱灾困扰,而东北部降雨量创下了历史记录,南部农业收成暴降,而科罗拉多一片汪洋。

企业开始意识到日渐增加的水可能对经营和利润带来的风险——有的是太多,有的是太少。在本年度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专家将水风险列为21世纪企业面临的四大风险之一。类似地,据碳披露项目(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 )的调查,53%的公司表示水风险已经在起作用,带来了资产损失、价格升高、水质下降、业务停顿和供应链破坏。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代价正在越来越大。德银证券测算,在影响了美国下48州的近三分之二面积的最近的旱灾中,GDP增长将因此减少约1个百分点。气候变化、人口增加和其他因素正在推高风险。全球GDP的两成产生于水稀缺地区。根据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IFPRI)的数据,如果没有更加可持续的水管理,这一比例将在2050年升高到45%,让世界经济产出的很大一部分置于危险之中。

公司知道,可靠的风险管理战略依赖可靠的数据。对于金融风险,数据分析者要能获得海量数据。但至少在眼下,在水风险上并非如此。

世界资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与高盛、通用电气和壳牌集团等公司合作开发了一个被称为“沟渠”(Aqueduct)的在线平台,用于帮助测量和勾勒水风险。“沟渠”使用最新数据和最先进的建模技术提供内容丰富的世界水风险点状图。有了这些数据,公司可以获得更好的信息做出决策。

比如,非营利组织CERES将沟渠的水压地图与液压致裂数据(来自FracFocus.org)结合起来,发现美国近一半的页岩油和页岩气井位于高水压地区。明年初,沟渠将提供基于最新科学分析(包括气候变化的预计影响)的未来水压预测。

大公司已开始追逐水风险数据。比如,麦当劳要求其最大的350多家供应链成员使用来自沟渠工具的数据报告水风险暴露情况。将水风险纳入麦当劳环境记分牌是一个重要步骤,考量供应商不仅考虑用水效率,也考虑总体管理水平,包括与当地水文相关利益方的合作。

国际服装公司H&M正在致力于供应链的水质风险。通过其更干净产品计划(Cleaner Product Program),该公司与孟加拉国和中国的非政府组织合作实施了成本节约型改进,降低了面料工厂对本地水质的影响。

类似地,饮料公司SABMiller制定了在2008—2015年期间将生产过程的水密集度降低25%的目标,并且现在正在全球经营中全面强化水恢复力。通过其期水合作伙伴计划(Water Futures Partnership),该公司研究哪些工厂位于面临水安全风险的地区,并与当地水文部门合作解决风险。

其中的含义是明确的:水风险管理已经进入了商业活动的主流。联合国全球盟约的CEO水使命(CEO Water Mandate)已征集到90多个签名,该计划旨在开发、实施和报告其自身和其供应商经营活动中的水可持续性政策和实践,并与经营活动之外的相关利益方合作解决水风险。领先公司证明,可持续水管理能让所有人受益。

众多CEO往往不能充分认识气候变化和资源退化的风险,但理解水风险——并行动起来使其最小化——只是企业开始将自然资源管理纳入核心战略和经营的一种方法。明智的商界领袖投资于可以提供全面最新数据的新工具,公司则在日益超越仅仅承认自然风险,开始开发应对这些风险的战略。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随着更多的公司加入其中,落后者将日益处于竞争劣势。它们也将不得不在下一次洪水或旱灾来临前采取行动。

Andrew Steer is President and CEO of the 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