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疾病控制的经济利益

    旧金山--世界的大部分地区并没有享受到过去一个世纪以来全球在医疗条件上取得的巨大进步。实际上,富有国家已经使用的防治和治疗手段是可以避免贫穷国家数以百万计的人的死亡的。

    今年,中低收入国家将会有一千万儿童死亡。如果儿童的死亡率和发达国家一样,这一数字将会低于一百万。相反,如果儿童死亡率仅仅是发达国家100年前的水平,这一数字将会是三千万。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现在和当时的一个主要区别并不在于收入,而是有关疾病根源的技术知识以及防止疾病、或者至少防治最为有害的症状的干预手段。如今改善医疗的工具强大无比而且低廉,如果决策者把即使是一点钱用在该用的地方,穷国的医疗条件也可以是不错的。

    为哥本哈根共识最近所做的研究确定了六个花钱少效果大的选择。这些选择将会处理地球上某些最为急迫的医疗问题。

    最为有前途的投资是在于治疗肺结核。2003年因肺结核死亡的160万病例发生在中低收入国家。由于肺结核影响工作年龄的人们,它会引发家庭的贫困。

    控制的基石是使用第一线药物迅速治疗,这并不要求有现金的医疗制度。在肺结核治疗上每年花费10亿美元将会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由于身体健康长远而言带来国民经济状况的改进,其经济利益达到300亿美元。

    第二个花钱少、效果好的投资是解决心血管疾病。对于贫穷国家而言心脏病或许并非是一个急迫的问题,但是它占据这些国家死亡总数的四分之一。除了吸烟之外的风险因素包括食用饱和的动物油、肥胖、大量饮酒、缺乏运动以及缺乏食用水果和蔬菜。减少这些风险因素的措施迄今没有什么成效。

    但是,使用便宜的药物治疗急性心脏病却成本小、效果大。花费两千亿美元可以防止几十万人死亡,产生的效益高于成本25倍。

    第三个选择是防治和治疗霍乱。十亿美元将会提供经过杀虫处理的蚊帐以及极为有效的治疗。这将会挽救一百万儿童的性命并且产生两百亿美元的经济效益。刚刚建立的用于霍乱的廉价医药机构是一个极为有吸引力的、将资源投入到霍乱控制的机制。

    第四个选择是让决策者关注于儿童医疗倡议。最好的措施也是人们所熟知的,也就是夸大免疫覆盖面、推广母乳喂养、推广使用简单便宜的腹泻和儿童肺炎治疗、确保大范围使用主要的微量营养素、扩大使用反转录病毒药物和哺乳替代品来防治艾滋病毒的母婴传染。

    扩大免疫和微量营养素覆盖面或许是最为关键的手段。在这些项目上花费十亿美元可以每年挽救一百万人的生命并且每年创造两百多亿美元的经济效益。

    下一个选择是减少与烟草有关的死亡数量。根据当前的模式,吸烟死亡到2030年将会每年达到一千万人。大多数发生在贫穷国家。

    中国两亿年轻男子中的一亿烟民,印度一亿年轻男子中的四千万烟民将最终死于与烟草有关的疾病。���种手段控制吸烟是防止心脏病和癌症不多的行之有效的几个手段之一。烟草税尤其有效,价格提高10%会减少消费4%到8%。

    控制艾滋病的传播是第六个选择。对于全世界几十个国家而言,艾滋病传播威胁到发展的各个方面。但是还是有好消息,那就是在亚洲和拉美的大部分地区,艾滋病感染都在下降。这好像反映了防治项目非常不均衡的增加。

    在防治上最大的成功是所谓的“综合防治”,包括同时大量提高多种干预手段,包括发放避孕套、治疗通过性传播的疾病、男子包皮手术以及性工作者间的同僚干预。每年防止两百万艾滋病感染相对便宜,只要25亿美元,但是会产生十二倍更高的效益。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我们在此呼吁的改变目的在于瞄准需要的领域,而不是加强医疗体系能力。但是还有一个重要的例外,那就是加强特别是当地医院的手术能力可以便宜地(而且经常是决定性地)解决腹腔问题。长期以来忽视在手术能力上的投资将会产生高回报。

    即使所有这些项目的成本高于我们预计的两倍到三倍,这些工作依旧可以为减少医疗不平等并且造福世界提供令人惊讶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