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消失的天空

几个月前,一名美国宇航员碰巧把一把工具掉进了轨道,从而引发了人们对于这样一个猛冲猛撞的物体可能破坏一颗昂贵的卫星、甚至威胁上面的生命的危险性的担忧。过了不久,中国炸毁了它的一颗卫星,从而立即倍增了因为难以搜寻而显得十分危险的围绕轨道旋转的废弃物的数量。

世界再次认识到了存在于我们天空的奇怪状况。天空是一个特殊并且没有得到恰当管制的领地。随着全球污染和技术的出现,改变这一状况变成了一个越来越紧迫的问题。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在大多数情况下,天空的规则与那些管制世界上海洋的规则相似。除开那些近陆地的海洋——那是受到与该国陆地边界同样方法管制的,其他的海洋是属于人类共有的。其结果是,天空通常在人们心目中通常只是一种交通的概念。航线和战斗机是在与地面相近的“管制”空域运作的,至于国境,则被认为你飞得越高,那么其概念就越薄弱。在此方面执行的脆弱的条约大多是因为很少有国家能在如果高的领域主张其权利。

但是最近,因为人类对环境的共享而引发了更多复杂的问题。碳和碳氟化合物队每一个人的孩子都构成了影响。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时,并不是只有乌克兰才遭受几代人的辐射影响。不久以后,许多国家都会去占领月球,从而引发我们在南极洲所碰到的同样令人不快的暂时性的状况:即各个国家在未合法拥有的情况下悍然撷取其中的资源。

我们需要一种更为开明的分享资源的方法,一种更少新殖民主义色彩的方法。

有些人建议对天空的管制应遵循对电磁频谱管制的惯例。“电波”被用于多种通讯中,包括政府使用的电波和公众使用的诸如无线电之类的电波。可使用的领域的范围,即频谱,由政府像真正的地产一样进行管制,并且根据波长进行分割,一些被分配给移动电话,一些被分配给军事飞行,如此等等。

这种状况如果没有得到严密管制的话将是灾难性的,因为人们会用其他人之外的频率进行广播。我们很快将看到随着移动电话基础设施和相关的未受管制的互联网的出现频谱变得更加活跃了。

这很可能会引发通过太空进行传播的更加复杂的通讯手段。从某种程度上讲,每个人都将从中受益,因为政府无法再对信息进行如此严密的管制了。然而这是太空管理的一种更好的模型吗?

也许不是。问题在于至少有某些电磁波是有害的。让我们想一下:在任何一个时刻,在发达国家的每个公民中平均有几十亿的信息传递过他们的大脑。我们可以观察到他们的细胞能够侦察到这些信息,至于这些信息会在何种程度上影响他们的机体我们并不了解。

然而,我们了解到北半球的蜜蜂正在死去。因为有如此多的食品依靠蜜蜂来传授花粉,因而这一问题引发的众多的关注。最近这一次流行病的爆发主要是由细菌和螨虫引发的,然而它们很早就与我们在一起了。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它们现在影响我们的呢?

德国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手机天线塔的大量使用削弱了蜜蜂的免疫系统(该研究关注的是天线塔与信号强度与蜜蜂死亡率的关联性)。虽然这项研究还没有定论,但是对于许多普通水平的辐射来说也许并没有一个安全的暴露标准。我们越多地暴露辐射下,就会受到越大的危险。我们可以在一些间接的效应中看到这点,比如儿童越来越频发的哮喘和多动症。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那么也许现有管制模式的问题在于我们天真地以为整个太空可以被我们不受制约地使用。我们对重要性的局限的直觉认识是从对我们天空的丢失的诗一般的描述中得来的。当这个星球的绝大部分地方都被轻度污染所覆盖时,我们正在失去我们与自然与最直接的接触:即我们观察星星的最古老的能力。如果正在死去的蜜蜂不能换来我们对天空应该如何被分享的正确指引,那么就让我们期望浩瀚的天空来做到这点吧。

天空应该是属于大家的。滥用天空会伤害每一个人,而善用它会使每一个人受益,所以我们迫切需要建立对无可争议的宇宙资源的世所共有的民主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