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名不符实的发展回合谈判

无论用什么方法遮丑,12月中旬在香港举行的目前发展回合世界贸易谈判的收官之作几乎注定经受不起唯一重要的考验:那就是这样的协议能否促进最贫困国家的发展。愤世嫉俗者会说发达国家秉承了以前贸易协定的传统,希望只做出最微小的让步,而获得最大的宣传效果,他们通过拉发展中国家入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自从2001年11月多哈发展回合谈判开始后,事态的发展就令我大失所望。作为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我回顾了1994年的乌拉圭回合谈判,认定无论其日程还是结果都对发展中国家有所歧视。1999年3月,我造访了世界贸易组织位于日内瓦的总部,呼吁发展回合谈判进行调整。有那么片刻,我觉得我的呼吁取得了效果。

两年前,应北南双方由前英国殖民地国家组成的英联邦的邀请,我对真正的发展回合谈判应包括哪些内容进行了研究。这个月,牛津大学校刊登载了那份报告的扩编版,题为《所有人的公平贸易:论贸易如何促进发展》。

今天的贸易谈判无论从初衷还是演变都与发展回合谈判名实不符。它所关注的很多问题永远也不该在真正的发展回合议程中出现,而还有很多应该关注的问题却从未被提上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