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新兴经济体的欧元区危机

华盛顿—今天的大部分经济制度——从货币到银行——都是经过多年的演化形成的,是千百万个人决策的不经意的结果。相反,欧元区是有意的产物。它是当今世界第二大有意识的计划经济结构,仅次于共产主义。

欧元区是一个伟大实验,全球进步的真正先驱。2012年即将结束,而欧元区陷入了麻烦,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支持和强化它。

2011年下半年,有证据表明新兴经济体——它们在抵御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中表现略好——随着欧元区危机的深入而受到了拖累。巴西、印度、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增长显著放缓。

中央银行以最后贷款人的角色站了出来,从而避免了大危机:2011年12月和2012年2月,欧洲央行公布了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欧洲银行可以从中获得两个级别约1万亿欧元的贷款。接着,7月,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抛出了著名的“竭尽所能”拯救欧元论。美联储和其他发达国家央行也纷纷注入流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