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的民主

欧洲的融合计划是前所未有的。过去一千年中,欧洲被不安的平衡笼罩,诞生了500年来领导和缔造世界和平的所有强大帝国。欧洲八九个主要国家中只要有一个威胁要谋求霸权,就会引起各国之间的一片混战。欧洲带给我们两次世界大战,即便是谋杀技巧也有一种怪异的精制,大屠杀和古拉格也必须列入欧洲畸形状况的清单。

战争过去60年后-这在历史上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25个欧洲民族,包括这片大陆上几乎所有国家,都齐心协力地向着共同的目标努力,那就是确保欧洲的绝对和平。欧洲制度化消除了战争的可能性,让欧洲大陆吹起了和解的春风:法国和德国、爱尔兰天主教和新教间的关系都大有缓和、匈牙利和罗马尼亚也很快会看到和解的希望。与此同时,深层次经济融合与共同的商业政策让欧盟成了繁荣之地,相比来讲较少受到现代金融危机的影响。

今天欧盟的状况也许会让那些梦想单一联邦国家,能在军队的有力支持下提出强硬的外交政策的人们倍感失望。但忽视摆在眼前的特殊现实而去过多地关注联盟的短处也是错误的。尽管欧洲并不代表共同的政治愿望,而不过是接受相同法治管理的世界,但这并没有妨碍它成为眼下最强大的经济力量。

这是有着重大意义的历史事件,但却没有使欧盟的批评者们缄口不言。他们抱怨欧盟是私生子,是未经选举的管理专家和背着人们谈判协议的政府一手炮制出来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