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民主悖论

巴黎——

伊朗的选举,其结果被偷梁换柱;阿富汗的选举,又引发了众多争议;而加蓬的选举,则更如东施效颦般可笑。近期在这些以及其他许多国家进行的投票活动,与其说是标志着民主在全球范围的推进,不如说是展示出了法治的缺失。

当然,造成有违自由的结果、甚至催生出专制制度的选举并非一种新的现象。毕竟,希特勒便是在1933年通过一次自由、公平、且有竞争可言的选举获得了德国政权。此外,存在问题的选举对于西方构成了一种特别的挑战,西方既作为普世民主讯息的传递者,又身负着往日的罪责,对那段破坏了民主讯息可信度与效用的帝国主义历史负有责任。

例如,出生于印度的作家法利德·扎卡利亚在2004年一篇著名的文章中,描述了被他称为“不自由的民主”的危险性。在扎卡利亚看来,美国必须在巴基斯坦支持一位类似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将军这样的温和派领导人,而不必在意穆沙拉夫并非通过选举途径登上权力宝座这一事实;与之相反的是,扎卡利亚提出,在合法选举中获得权力的委内瑞拉民粹派总统乌戈·查韦斯则应当受到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