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政治欧洲的衰亡

巴黎——

欧洲在过去几年中的一系列决定让我感到警惕。其中第一个决定的内容是:欧盟内部在作出任何关于外交政策或军力使用(除人道主义目的外)的决定时,必须奉行集体一致原则。由于必须征得各方同意,因此任何决定都无法达成,这导致欧洲无法发展出共同的外交政策。

第二个令我警惕的决定,其内容则是将欧盟的预算规模限制在仅占其GDP1%的水平上,这使得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期内,欧洲无法达成新的共同政策倡议。第三个决定则事关英国对让·卢克·德黑尼和让·克洛德·容克参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所投出的反对票。当最后这张英国“反对票”投出之时,我曾哀叹政治欧洲的死亡,这一控诉为我招来了疾风暴雨般的批评,其中一些甚至出自朋友之口。

随着“更为欧洲”这一需求逐步变得更加明显,上述决定也日渐令人加倍警觉。只有一个团结而强大的欧洲才能处理全球对抗气候变化之战,才能鼓励人们采纳新的金融规则、以免导致2008-2009年危机的过剩情况再度出现,才能应对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不久该国就将占到全球贸易总额的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