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欧洲的衰亡

巴黎——

欧洲在过去几年中的一系列决定让我感到警惕。其中第一个决定的内容是:欧盟内部在作出任何关于外交政策或军力使用(除人道主义目的外)的决定时,必须奉行集体一致原则。由于必须征得各方同意,因此任何决定都无法达成,这导致欧洲无法发展出共同的外交政策。

第二个令我警惕的决定,其内容则是将欧盟的预算规模限制在仅占其GDP1%的水平上,这使得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期内,欧洲无法达成新的共同政策倡议。第三个决定则事关英国对让·卢克·德黑尼和让·克洛德·容克参选欧盟委员会主席所投出的反对票。当最后这张英国“反对票”投出之时,我曾哀叹政治欧洲的死亡,这一控诉为我招来了疾风暴雨般的批评,其中一些甚至出自朋友之口。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YLK1ewI/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