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国殇

    比利时正处于分裂的险境。六个多月以来,该国无法组成能够联合讲法语的瓦隆人(32%的人口)和讲荷兰语的弗拉芒语人(58%的人口)的政府。比利时国王阿尔伯特二世正在竭尽全力阻止其臣民分裂国家。

    但是除了国王以外(可能要失业了),谁又会关心呢?首先,瓦隆人关心。尽管讲法语的比利时人在十九世纪引发了欧洲工业革命,但是他们现在却处境窘迫,需要联邦补贴。而补贴的一大部分来自于更为繁荣、具有高科技的弗拉芒人交纳的税收。少数几个右翼荷兰梦想家也关心此事,因为他们构想把比利时的弗拉芒人和祖国荷兰联合起来。

    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弗拉芒人却没有这样的意愿。毕竟,比利时在1830年成为独立国家就是为了把作为二等公民的信奉天主教的弗拉芒人以及瓦隆人从信奉新教的荷兰君主中解放出来。

    但是或许我们应该至少都关心一下,因为比利时发生的事件尽管并非独一无二,也是不同寻常。捷克和斯洛伐克已经分家,南斯拉夫不同民族也是如此。许多巴斯克人想从西班牙独立出来,许多加泰罗尼亚人也是如此。许多科西嘉人想要从法国独立,许多苏格兰人想要从英国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