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拉特科·姆拉迪奇的罪名

发自纽约——拉特科·姆拉迪奇是那种一看就令人生厌的人。在他得势的那些年头,此人不但言行举止像极了一个恶棍,连长相都颇为神似——就是那种脸红脖子粗,眼仁白多黑少的狂躁症患者,一个仅仅为了取乐能把人指甲活活拔掉的恶魔。而除了其它各项暴行外,这位“波斯尼亚屠夫”还被指控于1995年夏天在斯雷布雷尼察附近的森林中下令屠杀了8000多名手无寸铁的穆斯林男性。

因此当此人在塞尔维亚东北部的拉扎勒沃村落网的消息传来,包括我在内许多人都甚感欣慰。塞尔维亚逮捕姆拉迪奇的行动令人刮目相看,估计也能对其欧盟成员国进程助推一把。而那些曾遭姆拉迪奇手下波斯尼亚塞族武装蹂躏的受害者们也会觉得正义终于得到了伸张。

然而即将对姆拉迪奇进行的审判也引发了一系列令人不快的问题。为何要在海牙开审,而不能把法庭设在贝尔格莱德?另外,向此人发出种族灭绝罪,反人类罪以及战争罪的指控又是否明智?

这两个问题都显示出我们依然活在当年纽伦堡审判的阴影之下。当时人们认为德国人可能没有能力去审判自己的前领导人(这或许是有道理的)。而纳粹所犯下的罪行无论是在影响范围和主观意图上都如此令人发指,以致不得不创设一条新罪名——“反人类罪”——来指控这些曾经犯下类似罪行的人。同理,各个国家也应当为在本国内部发生的相关罪行负责——并以此在1948年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