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过度谨慎的奥巴马

普林斯顿—美国的这次大选季,总统奥巴马是个双面人物。2009年开罗演讲时的奥巴马(当时他呼吁开启美国和穆斯林及全世界关系的新篇章)逐渐被作为恐怖主义死对头、数百起针对基地组织及其设施的无人机空袭的总司令以及清除本·拉登指令下达者的奥巴马取代。

总司令奥巴马在想方设法让美国更安全,但他忽视了开罗奥巴马所深刻理解的美国安全问题的深层次根源。也许只有穆斯林国家才能让他发生改变。

比如叙利亚。那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可预测的,而且也被预测到了:沙特和伊朗之间的代理战争、日渐滋长的宗派主义和种族隔离、极端主义的两极分化和温和派的沉默、周边邻国的动荡、恐怖组织的渗透,还有需要几十年时间才可能恢复过来的大流血。

每天早晨,奥巴马都会收到简报,警告他所有谋杀美国人的意图和阴谋。他知道,能够击落叙利亚战斗机的武器同样可以用来对准美国民航客机。他相信,他在做正确的事,等待叙利亚冲突自己水落石出,同时将美国人民生民安全威胁最小化,这才是审慎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