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克里的机智条件

伦敦—在《为什么你打桥牌赢不了》(Why You Lose at Bridge,这是最有趣的关于桥牌的书)中,我舅父西蒙(S. J. Simon)建议选手和他的对家“不要追求最好的可能结果,最好结果的可能”。这一建议适用于长期停滞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和平进程,最近,美国国务卿克里再次重启了这一进程。

联合国在1947年就提出了“最好的可能结果”:巴勒斯坦——当时由英国托管——将分成两个规模大致相当的国家。以色列接受了这一方案,但巴勒斯坦人拒绝了,于是巴勒斯坦国从未建立。在后来的多次战争中,以色列夺走了所有分配给巴勒斯坦的土地——主要是现在布满了几百万巴勒斯坦难民的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

自1993年签订奥斯陆协定(设想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建立巴勒斯坦国)以来,“既成事实”是假定的巴勒斯坦国国土越缩越小。约旦河西岸的一部分要么被以色列彻底吞并,要么被以色列定居点占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只在25%左右的互不相邻的土地上拥有自治权。

克里的艰巨任务是让巴勒斯坦人接受比其所愿更小的国家,让以色列接受比其所有更小的国家。但是,在“占领区”安全局势尽在掌握的情况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对现状十分满意。因此克里只能哄哄巴勒斯坦人。他的战略是用40亿美元换取他们(暂时)接受“班图斯坦”(bantustan)解决方案(这个名字来源于南非种族隔离政府用于限制占人口多数的黑人的名义自治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