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固步自封的欧洲思维

巴黎——

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亚洲有着相当高的地位,经常对欧洲持批评态度。最近,他在被问及亚洲应该如何向欧洲学习时回应说,欧洲首先是和平之洲、同情之洲、合作之洲。

 “亚洲”在文化、历史、宗教、社会和经济各方面都与欧洲截然不同。亚洲的多样化程度要大得多。但长期以来,“亚洲人”一直在关注并思考着欧洲人的实验。开明的日本精英为法德和解感到欢欣鼓舞。这一模式可以被日本仿照用于改善与以前的敌人——韩国与中国——的关系吗?当今,中国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迅速崛起,外交口气和手段正变得越来越强硬。在这种情况下,欧洲的历史经验——新仇旧恨都能一笔勾销——就显得尤其具有吸引力。

恐怕没有人能自然而然地把中国追求同情心联系起来。但最近,一些中国人认识到北欧社会模式的价值,不时组团前往奥斯陆学习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