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气候变化革命

世界正处于巨大的政治转型之中。在这一转型中,气候变化已经移动到了国内和国际政治的中心。对于那些一贯否认有必要采取行动的政客们,包括美国总统布什、澳大利亚总理霍华德以及加拿大总理哈伯等而言,已经没有藏身之地了。科学证据是明白不过的,那就是人们正在感受到人为的气候改变,而选民采取行动的要求正在增强。在2010年以前签署一项具有强大约束力的全球性协议将在未来几十年规划出行动路线。这在几个月以前还不大可能,而现在很有可能得到落实。

美国、澳大利亚以及加拿大等生产煤炭、石油以及天然气的国家中的政治领导人一直假装说气候变化只是一个假设。几年来,布什政府试图向公众隐瞒事实,把人为气候变化的引文从政府文件中删除,甚至还试图压制主要政府科学家们的声明。直到最近,埃克森美孚公司和其他公司还支付游说公司试图扭曲公共辩论。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但是真相战胜了政治伎俩。气候本身正在传递强大而又经常是毁灭性的信息。卡特琳娜飓风让美国公众知道,全球变暖有可能增强破坏性风暴的强度。霍华德对气候变化的态度是不屑一顾。澳大利亚去年的大旱也同样对此做出了嘲讽。

科学家们自己在教育大众上采取了严肃认真的态度。我们可以就此感谢联合国。联合国赞助了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这是一个由全世界数百名科学家组成的组织,每隔几年向公众汇报有关气候变化的科学。

今年,该委员会发表其第四回合的报告。报告从二月上旬的一期开始。那一报告直截了当地指出,科学家们的强烈共识是,人类活动,主要是燃烧化石燃料(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以及砍伐森林和其他土地使用(例如种植稻田)导致二氧化碳大量排放到大气之中。这导致气候变化加速并对地球构成严重威胁。

单一最大的威胁来自生产和消费能源用于电力、交通以及给建筑物取暖和冷却。但是世界上的科学家和工程师们以及像通用电气那样的全球性技术领先者同样也传达着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如果我们集思广益并采取切实行动,就能够以温和的代价解决问题。

通过转向替代性能源,节约能源使用以及捕捉并安全地储存由化石燃料产生的二氧化碳,世界就可以将二氧化碳的排放限制到合适的水准,而成本只有全球收入的1%不到。转向可持续的能源系统并不能一蹴而就,而且将会要求新型的发电厂、新型汽车以及节约能源使用的“绿色建筑”。

这一进程需要几十年的时间,但是我们必须从现在开始并且采取全球性行动,使用二氧化碳排放税收和排放许可来为公司和个人建立基于市场基础之上的鼓励措施来做出必要的改变。这些激励措施的代价将会是温和的而效益将会是巨大的,而且可以被用来保护穷人并将气候变化的负担转移到那些有能力支付的人身上。

一个合理的时间表是可能的。到2007年底,全世界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应该开始为2012年以后的气候变化体系进行谈判。那时,现在的京都议定书就将失效。基本的原则应该在2008年建立起来。到2009年,国际社会,包括两个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家美国和中国应该做好准备达成一项严肃的协议。这一协议应当在2010年得以达成并及时批准以便取代京都议定书。

京都议定书是建立这一体系的第一个尝试,但是它仅仅适用于富有国家而且仅仅制定了温和的目标。作为最为富有的国家以及全球气候变化最大的制造者的美国甚至没有签署。澳大利亚也没有。加拿大签署了但没有行动。像中国和印度那样巨大的能源使用国根据京都议定书的规定也并不承担严肃的责任。这两个国家必须是任何有意义的解决之道的组成部分。

所有这些都应当改变。所有的国家都应当承担它们向世界其��地方和子孙后代所承担的责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现在,个人和公司都可以有办法让别人听到他们的意见。我担任主任的哥伦比亚大学地球研究所主持召开了全球圆桌会议。主要的工商界、环境团体以及其他国际组织达成共识来帮助为即将来临的谈判提供信息。圆桌会议发表了一项重要的原则声明以及一项篇幅更长的总体声明。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包括那些位于美国、欧洲、加拿大、中国以及印度等国的企业都签署了这一声明。许多世界主要的科学家也都签署。

全球气候变化要求采取世界范围的决定,而类似圆桌声明那样的倡议表明,我们能够找到共识的领域以采取有力的行动。现在,世界上的政治抵触者应当加入这一努力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