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充实年轻的头脑

新德里—在印度最近的一系列坏消息中,长期看最坏的一个是比哈尔邦Saran贫穷农村地区Chhapra 二十三名学生丧生的事件。这些孩子因为有毒的午餐——政府学校营养计划的关键部分——而失去了生命,做午餐用的油显然存储不当,被放在了使用过的杀虫剂桶里。这起恶性事件——家长认为安全才把孩子送到学校,但他们却被本意是让他们受益的项目夺走了生命——是不可容忍的。

反应不难预测——对政府服务(特别在农村地区)效率低下、糟糕的国家卫生标准以及28个邦政府对印度最重要的全国计划的实施不力的口诛笔伐。午餐制度本身因为浪费和不利于生产而被印度和外国放弃。《免费学校餐杀害印度儿童》一则新闻标题如是说。另一位评论家更加夸张,他甚至声称“几无证据表明学生真能从学校餐中获得任何营养价值。”

 1972 Hoover Dam

Trump and the End of the West?

As the US president-elect fills his administration, the direction of American policy is coming into focus. Project Syndicate contributors interpret what’s on the horizon.

该制度的批评者认为这是政府经营的杀人狂,并诘问为何政府必须为学生提供膳食。在印度,答案是没有其他人能代替政府来做这件事。尽管大量小规模学校午餐计划已经取消,但采取大规模政府支持制度的观点起源于30年前的泰米尔纳德邦。

当时任泰米尔纳德邦行政长官、电影明星拉马钱德兰(M. G. Ramachandran)引入全邦免费学校餐制度时,这项措施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被视为民粹主义,也不符合财政责任。他的批评者指出,儿童到学校是去学习而不是去吃的。但如果孩子们吃不饱,他们就无法学习:胃中空空,脑子里也难以填进东西去。

泰米尔纳德邦的选民在选举期间支持该制度,他们平息了批评。该制度的结果也很争气——识字率和营养水平有所改善。很快,其他邦纷纷效而仿之,1995年,印度中央政府也决定跟进,补贴邦政府预算以便全国的孩子都能获得相同的好处。如今,87%的政府学校实施了该制度。

午餐制度每年花费印度政府不过20亿美元,其他资金来自邦政府 。该制度为全国100多万所小学的1.2亿学生提供免费的营养均衡的膳食,对贫穷家庭来说,这是让他们把孩子送到学校并(这一点同样重要)让他们在学校里呆一整天的强大激励。

事实上,归功于这一制度,印度入学率获得了改善,有时改善程度高达10%,而辍学率则有所下降。而让不同种姓儿童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吃相同的膳食也打破了阶级分明的印度社会的社会壁垒。

来自无法提供合理膳食的家庭的儿童获得了极大的好处。在旱灾地区,午餐制度让孩子们免于受饿,从而战胜了营养不良。批评该制度没有营养价值的人是信口胡说。一位名叫阿夫里迪(Farzana Afridi)的学者在《发展经济学期刊》上报告说,该制度“让小学生日常蛋白质摄入不足的比率下降了100%,热量摄入不足比率下降了近30%,铁摄入不足比率下降了近10%,因而改善了营养摄入。”

但是,尽管午餐制度的好处确保了它的推广,但其实施质量在全国参差不齐。国家政府提供了厨师和助手经费,也提供该计划的实施指南,但学校归邦政府管,各邦维持可靠服务所必须的标准的能力存在差异。许多北方邦,比如比哈尔邦,在提供厨房、存储设施和餐具方面较为落后。按规定,在把午餐送到儿童跟前之前,至少应该先由两名成人试吃,但这一规定经常被忽视,在Chhapra悲剧中便是如此。

强化规则的努力出人意料地遭到了来自教师的抵制,他们得轮流承担试吃责任,而他们反对的原因是他们在学校是为了教孩子而不是尝食物的。一些教师工会拒绝承担这一责任。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悲痛仍是比哈尔邦一些家长的反应,他们让孩子们从学校回家,以免遭到毒害。家长的担心是可以理解的,但显然矫枉过正了。Chhapra悲剧至少开始让人们关注了一个在很大程度上被公众视为理所当然的制度。但如果在检查错误的过程中,制度实施的低效性阻碍了它的完成,那将令人无比遗憾。

午餐制度改变了儿童的生活,有助于为一整代贫困儿童提供了教育。其他发展中国家应该效仿这一做法,而不是因为可预防的灾难而停止脚步。事实上,Chhapra悲剧的罪孽将更加慎重,如果它最终造成这一每天造福数百万儿童和他们的家庭的计划流产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