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人类对气候变化的认识改变

看起来,人们终于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全球变暖已经是我们这个星球所面临的严重威胁。不久前在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上,各国领导人第一次将气候变化列在了全球问题的首位。

欧洲和日本明确表示了宁愿给本国政府和制造企业增加成本,也要缓解全球变暖的燃眉之急,即使这样做会损失自己在竞争中的优势地位也在所不惜。美国是迄今为止最大的障碍。克林顿政府早在1993年就呼吁采取有效措施,并实际提出对碳排放征税,但以煤炭、石油和汽车行业为首的污染企业联盟击败了这项提案。

Chicago Pollution

Climate Change in the Trumpocene Age

Bo Lidegaard argues that the US president-elect’s ability to derail global progress toward a green economy is more limited than many believe.

在科学家们看来,气候变化当然从15年前开始就已经再明显不过。我参与了由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进行的第二次科学实证评估,这次评估现在看来也许犯了一个重大的错误:那就是低估了全球变暖的发展速度。不久前发布的第四次评估报告只是确认了一个支持数据越来越多、也越来越为人们所深信不疑的事实,那就是全球变暖是大气中温室气体增加所导致的结果。

变暖速度加快是导致整个进程恶化的复杂的非线性因素和若干“拐点”综合作用的结果。举例来讲,随着极地冰盖的融化,被反射的太阳光也越来越少。从表面看来气候模式的急剧变化¾包括格陵兰冰川融化和西伯利亚永久冻土融解¾至少说服了绝大多数企业领导现在应该采取行动。

最近,就连布什总统好像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但仔细分析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和不作不为,就能明显感觉到他在多数情况下还是听从石油和煤炭行业竞选出资人的意见,并且再次将这些人的利益凌驾于减少排放的全球利益之上。如果他确实对全球变暖深感忧虑,那么即便燃煤电厂使用的技术比过去更为有效,他又怎么能够继续批准建设这种类型的发电设施?

建立以市场为基础的激励机制,推动美国企业减少能源消耗、并以降低碳排放的方式生产更多能源,这个课题急待解决。但布什既没有取消对石油产业的巨额补助(幸运的是民主党国会也许会采取行动)、也没有出台足够的措施来鼓励节能。即使对他所提出的能源独立的倡议我们也要正确看待¾那不过是从前企业补助的翻新版本。

导致美国有限石油资源枯竭的政策¾我把它称为“先耗光美国”的政策¾会导致美国更加依赖国外石油进口。美国对从巴西进口的蔗糖乙醇每加仑征收50美分的关税,却为国内出产的相对低效的玉米乙醇提供补贴。事实上,每生产一加仑玉米乙醇都将需要超过一加仑的汽油用于玉米的施肥、收获、运输、加工和提纯过程。

作为占全球碳排放量约四分之一的世界第一大污染国,美国不愿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态度虽然不可原谅,但却可以理解。但布什有关美国无法对全球变暖采取任何措施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其他生活水平与美国近似的发达国家,其单位美元国内生产总值所导致的排放却只占美国的一小部分。

结果是利用廉价能源的美国企业在竞争中比欧洲和其他国家企业更有优势。欧洲有人担心采取限制全球变暖的严厉措施也许会对生产造成不利的影响:能源消耗量大的企业可能会干脆转移到美国或其他不太关注排放的国家。而这样的担忧是很有道理的。

有关气候变化的一个惊人事实是:在气候变化中受害最深的国家¾主要是那些承担不起气候变化后果的南部贫困国家¾与以美国为首的头号污染国几乎是完全不同的两大阵营。部分问题牵扯到道德层面,涉及到全球社会是否公平。

《京都议定书》代表了国际社会开始以公平有效的方法处理全球变暖问题的一种尝试。但绝大多数排放来源都没有被纳入其中,因此除非采取措施将美国和发展中国家实际纳入进来,否则这份议定书很难具有任何实际意义。此时需要建立新的“自愿联盟”,也许这次由欧洲来领导¾而且应对的是真正的危机。

Fake news or real views Learn More

这样的“自愿联盟”遵循特定的基本准则:放弃建设燃煤电厂、提高汽油的利用效率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定向援助,用以提高它们的能源效率、降低排放。联盟成员国还要进一步刺激国内的生产企业,更加严格地限制排放,或者对污染的始作俑者课以重税。接着它们还要对来自其他国家,包括美国的产品征收关税¾理由是这些产品造成了全球变暖趋势不必要地恶化。这里所牵扯的问题不是保护国内企业,而是保护我们的地球。

人类对气候变化问题的认识改变为欧洲和其他“自愿联盟”潜在成员国的执政者提供了摒弃夸夸其谈的最佳时机。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