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扩张性紧缩的先天不足

美国剑桥—我的不少哈佛大学同事最近因为财政“紧缩派”和财政刺激派的论争而中枪。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格夫(Kenneth Rogoff)成了媒体红人,因为他们一篇2010年的论文的考察债务和增长关系的电子表格被发现存在错误。他们马上承认了错误。

不久,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也是哈佛教授)也被广泛提及,在被要求评论凯恩斯的名言“长期看,我们都死了”时,他“说凯恩斯也许对长期漠不关心,因为他没有孩子,而他没有孩子是因为他是同性恋。”弗格森马上就此道歉

但莱因哈特和罗格夫在2010年的估计已经被他们与文森特·莱因哈特(Vincent Reinhart)合作的2012年的论文推翻,该文使用了大得多的数据集,也没有错误。而“一些弗格森的密友”也是同性恋,至于凯恩斯,他其实一直想生孩子。

显然,随着紧缩派的防线被不断刷新的事实层层突破(最令人瞩目的是欧洲的衰退和眼下日本的转向扩张),刺激派找出莱因哈特/罗格夫和弗格森的错误来作为常规武器。但是,这样的武器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