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性紧缩的先天不足

美国剑桥—我的不少哈佛大学同事最近因为财政“紧缩派”和财政刺激派的论争而中枪。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格夫(Kenneth Rogoff)成了媒体红人,因为他们一篇2010年的论文的考察债务和增长关系的电子表格被发现存在错误。他们马上承认了错误。

不久,历史学家弗格森(Niall Ferguson,也是哈佛教授)也被广泛提及,在被要求评论凯恩斯的名言“长期看,我们都死了”时,他“说凯恩斯也许对长期漠不关心,因为他没有孩子,而他没有孩子是因为他是同性恋。”弗格森马上就此道歉

但莱因哈特和罗格夫在2010年的估计已经被他们与文森特·莱因哈特(Vincent Reinhart)合作的2012年的论文推翻,该文使用了大得多的数据集,也没有错误。而“一些弗格森的密友”也是同性恋,至于凯恩斯,他其实一直想生孩子。

To continue reading, please log in or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Registration is quick and easy and requires only your email address. If you already have an account with us, please log in. Or subscribe now for unlimited access.

required

Log in

http://prosyn.org/GouFXud/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