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商业的事业是商业

丹尼尔·魏思乐(Dr. Daniel Vasella),医学博士,世界第五大医药公司、瑞士诺华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他最近写道,跨国企业"有责任忠于一些基本价值观,并支持和提升它们。"如果他所说的价值观是指诚信、革新、自愿交易和市场智慧,那可能没错,但他指的却是"与联合国和民间社会团体建设性地合作,以找到最好的方法来提升人权"。

扩大人权当然是一个很有意义的目标。但魏思乐这个太过甜蜜的利他主义让人想到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一篇表示责备的观察报告。在那篇报告里,他说"商人们相信,当他们慷慨陈词说做生意不应该只关注利润,也应该关注社会效益时,他们是在保护企业。他们认为做生意应该有"社会良心",把提供就业机会、消除歧视、以及其它可作为现代企业标语的词等作为己任。"弗里德曼指责这些经理们正在"不知不觉成为知识分子的木偶,将暗中破坏自由社会的根基。"

魏思乐最近的口号是"人权"和"企业公民",但我们近来看到一些相似的例子,他们背离了他们最初的企业宗旨,试图"做好事"(可能只是希望表面看来如此)。这包括麦当劳打着阻止过度肥胖的旗号,将广受欢迎的大包装餐食改为小包装、更"健康"食品。

商业没有社会责任,人才有社会责任。当企业主管为企业老板打工时,他们的责任是为他们的雇主追求最大利益--在遵守法律条文和社会道德规范的前提下创造尽可能多的金钱。一个公司主管,以公司的名义主观地采取一些所谓有"社会责任感"的行动,实际上是在花别人的钱,减少股份持有者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