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英国银行的恐怖喜剧

华盛顿—魔鬼总是藏身于细节之中。我们的经济时代的最大魔鬼藏身于官员如何看待我们最大的银行的资本——股权融资——的细节之中。经认定,政府官员与全球银行高管扭曲的自利世界观走得太近。结果是我们其他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危险。

在这个超现实的世界中,英国有着不同寻常的影响力,因为伦敦仍然是顶级金融中心——也因为美国和欧洲的最大银行十分擅长将英美监管者玩弄于鼓掌之间。全世界意见领袖眼巴巴望着英国,希望看到明智而详细的金融部门政策方法。不幸的是,他们的期盼是徒劳的。

为了弄清真正的问题,你必须深度挖掘审慎监管局(Prudential Regulatory Authority,PRA)的与八家英国主要银行的“资本短缺操作”的最新细节。我不会装作PRA的工作连外行人也能一眼看懂的样子;但是任何人只要花些许时间看看材料,就会先笑后哭。

PRA不无自得地(总体而言,媒体报道也对其有利)宣称一些银行没有足够的损失吸收资本——相对于低得可笑的股本水平目标而言。英格兰银行金融政策委员会(Financial Policy Committee,FPC)说,根据巴塞尔III的定义,该目标应该是风险加权资产的7%。而在PRA的陈述中,这意味着这些银行中大部分的杠杆率将在3%左右(同样是根据巴塞尔III定义),尽管有几家银行将需要更多的调整以达到这一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