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人才流失”担忧卷土重来

纽约—发达国家正在为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无技能非法移民而焦虑,但非洲国家却在面临另一种担忧,即有技能(甚至高技能)公民合法移民至发达国家。这种流出被认为是具有伤害性的新型“人才外流”,即发达国家积极地吸取贫穷国家所急需的技能。

这一担忧可谓使错了力。从一开始,我们就应该区分“需要”和“需求”。诚然,众多非中国家需要技能。但因为诸多与经济落后有关的因素,它们无法吸收这些技能。

印度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经历过大量专业人员的外流,当时,印度的工作环境相当恶劣。官僚决定着我们是否可以出国参加会议。行政部门头脑掌握着无上的权力。因此,毫不奇怪,我们当中有许多人决定离开。我们印度人信仰“生也无涯”,但与其他人 一样,我们也会设法最大化这辈子的财富。

况且,仅仅把人留住,即使成功了也对国家助益有限。“人才”并不是静态的概念。身处金沙萨压抑的环境中,人才流失会比让他们前往纽约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