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由主义的疆界

当谈到是否应该以及如何管制经济时,西方社会一贯倾向的是自由主义的理论。但是在谈到移民问题时,他们却没有太多自由主义的传统。其结果是,在欧洲和美国大部分有关移民问题的争论中占据主导的是反自由的声音,在这其中最强硬的声音来自那些承诺保护祖国文化的完整性以对抗臆想中异族人的堕落的政治家们。

排外是右派对于移民问题反自由的回应,而左派的多元文化主义代表的其实是同样的想法。许多多元文化理论家尽管主张对移民保持开放的态度,但是并不认为移民应该对他们新的家园也抱以开放的态度。对于他们来说,新来者生活在一个对他们的生活方式抱有敌意的环境中需要保持他们原有的文化做法,即便其中的一些做法比如包办婚姻、性别隔离、宗教灌输等与自由的原则相抵触。在许多多元文化者的道义观中,群体的生存远比个人的权利更重要。

Erdogan

Whither Turkey?

Sinan Ülgen engages the views of Carl Bildt, Dani Rodrik, Marietje Schaake, and others on the future of one of the world’s most strategically important countries in the aftermath of July’s failed coup.

维护对开放的承诺同时又能应对国家疆界的复杂问题的一种方式是认识到世界主义是一条双向道路。康德教导我们说,我们所感知的自己所身处的环境是由我们碰巧可能所身处的环境来决定的。

根据这种观点,说一个碰巧出生在美国的人会比一个出生在肯尼亚的人更长寿、更幸福是不公正的。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必须向来自肯尼亚的每一个人开放其边界。但是这确实意味着一个纽约人应该认识到他可能对一个内罗毕人所拥有的所有优势只不过是出生的偶然性所造成的,而不是因为他有什么功德。根据康德世界主义的观点,一个美国人至少应该欢迎来自非洲的一定量的移民。

但是拥护世界主义同时也意味着一旦一个社会接纳了新的成员,那么那些新成员必须向他们的新社会开放他们自己。多元文化者不愿意认同世界主义的这一部分,但是自由主义必须认同这一点。

人们能够理解,当生活在他们认为对他们抱有敌意的外国时,移民会选择把他们自己闭锁起来,而一些接纳他们的国家比如法国也许在要求移民接受新的生活方式的问题上表现得太急切了。但是试图在一个开放的社会过一种闭锁的生活注定会是自我挫败的,这也不是一个自由社会所鼓励的。

世界主义的带有启发性的例子来自2006年,英国前外交大臣斯特劳对于一些穆斯林女人佩戴的罩住整个头部的阿拉伯头巾表示了关切。斯特劳认为女性有权利戴不那么碍手碍脚的头巾;他还辩解说在与另一个人进行交谈时,不能进行面对面的交流是非常严重的失礼。

斯特劳的意思是说戴阿拉伯头巾就意味着把你自己与周围的人隔绝开。他并没有表达对外国人的排外,认为穆斯林并不属于英国,或者多元文化的观点认为穆斯林应该被允许穿戴任何他们认为最能表达他们的文化和宗教感情的传统服饰。他也没有要求移民全盘接受英国人的习俗。相反,通过一个精心选择的例子,斯特劳表达了英国愿意对外国人开放同时也期望外国人对他们开放。

一些人反驳说,通过建议穆斯林女人的穿着,斯特劳是在干涉宗教自由。事实上,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有时是相互抵触的。比如,伊斯兰历史上曾允许某种形式的一夫多妻制,但是没有哪个自由社会会愿意把宗教的自由延伸到损害其对性别平等的承诺的范畴。

幸运的是,斯特劳举的例子并没有呈现这样一种尖锐的两难境地。正如他所指出的,佩戴阿拉伯头巾并不是古兰经的要求,它代表的是一种文化选择,而不是宗教义务。只要有其他方式能让穆斯林女人遮盖住她们的头部,同意不戴阿拉伯头巾是一种以对宗教忠诚度最小代价的让步来换取强调个人在一个自由社会的成员资格的方式。

对于自由主义者来说,问题永远不在于边界是否应该完全被打开或关闭的问题;一个对所有人都开放的社会不会有值得保护的权利,而一个对所有人都关闭的社会不会有值得仿效的权利。如果有人要寻找在移民问题上的抽象原则,那他是不会在自由主义上寻找到的。

Support Project Syndicate’s mission

Project Syndicate needs your help to provide readers everywhere equal access to the ideas and debates shaping their lives.

Learn more

但是一个自由社会应该允许人们进来,并且制定在何时他们应该被拒之门外的例外条件,而不是不让人们进来,而制定在何时他们应该被允许进来的例外条件。一个自由的社会还应该把世界看成是充满潜力的,应该它威胁了其赖以自豪的生活方式,但还是推动人们去适应新的挑战而不是试图保护自己不受外来者和陌生人的干扰。

最后,一个自由社会不应该关注我们能给移民提供什么,而应该关注他们可以为我们提供什么。移民所包含的开放目标值得维护,尤其是它的需求和承诺在所有方面都适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