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为什么要整合?

斯坦福—放眼全球,关于是否需要、何时、怎样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削减巨额预算赤字和主权债务重负的激烈争论正在导致决策者和公众之间的分裂。截然相反的支出、税收、货币和监管政策和方案正在增加。整合(预算)还是不整合,这是个问题。

政治左翼叫嚷着要求更多支出、提高高收入者税收、推迟财政整合。比如,经济学家兼《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保罗·克鲁格曼建议等上10—15年。(同样是这群人中的许多人在20世纪80年代初以同样的理由反对美联储成功的反通胀政策。)政治右翼则要求通过削减支出实现更快的预算削减。

在欧洲,包括欧洲央行在内的决策者要求重债国实行整合,但在谈判中态度颇为灵活;不过选民拒绝了这一要求——最新的例子是意大利。在美国,共和党建议在通过改革福利支出和税收(减少免税、减税和豁免可以补偿个税和公司税(税率为35%,经合组织中最高)税收收入的减少)在十年内实现预算平衡。

美国参议院中的民主党人则建议在十年的时间里增税1.5万亿美元(在1月上旬达成的6000亿美元增税计划基础上)、增加1000亿美元(众议院民主党的计划是这一数字的两倍)的新刺激支出以及在长期略微减少支出。他们的税收改革路线图意味着减少富人和公司减税额,他们的税率不再能够削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