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债券之争

发自伦敦——每个人都知道希腊即将出现自身外债违约。唯一的问题是如何把这件事打理得光鲜靓丽,好让所有人都不知道希腊其实已经开始违约了。

在这个问题上充斥着各种专家方案——其中包括债券回购,债券交换以及创设欧元债券(一种欧洲版本的“布雷迪”债券,由在1980年代发生债务违约的拉丁美洲国家发行,得名于时任美国财政部长的尼古拉斯·布雷迪),而所有这些方案都是想用新债填旧债的方式试图突破希腊无力偿还债务的死循环,并尽量减少借贷者(主要是欧洲各大银行)的损失。

每周我们都会看到那个由欧洲银行家和财政部长组成的小滑稽团从一个国家的首都跑到另一个国家的首都,讨论究竟采取哪种债务违约/重建方案。与此同时希腊的痛苦依旧持续,而“市场”则等着看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好戏。

不太精通金融的人往往难以深刻理解这场围绕着债券的斗争。但这场斗争背后的两个道德观则相对容易让人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