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金融自由化的理论体系已然破产

日内瓦——

既然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正在消散,是时候来反思我们的错误并且保证不再犯了。除了在监管方面需要提升外,还需要阻止对那些为了追逐利润而不计风险的行为的奖励,并且在债券发行方和评级机构之间建立“长城”隔离墙,我们需要发现是什么原因使得此次危机如此难以预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是我们共有的全球性监管者,许多人认为它没能成功预见此次危机是因为其职能分散或者监管的焦点发生了偏差。对此我并不同意。问题的关键在于IMF不具备了解其所面对的证据的能力。

20066月当IMF讨论对于美国经济的年度回顾时,我正供职于IMF董事会。官员们注意到了美国抵押信贷市场变得宽松的贷款标准,但是认为借款人面临着大量抵押贷款增加的风险,但这仅仅是一小部分人,而且主要集中于高收入人群,他们明白这其中伴生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