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从澳大利亚的政治灾难中汲取教训

堪培拉—乍看起来,世界对澳大利亚政治的兴趣应该不亚于图瓦喉音和班图葬礼。但在最近几年对北美、欧洲和亚洲的出访中,我的感觉正好相反。很多人可能预计,政治界和媒体圈应该对现任澳大利亚工党(ALP)政府的垂死挣扎趋之若鹜。

决策者和分析师纷纷疑问,让澳大利亚安然度过全球金融危机、在过去六年中带来几乎前所未有繁荣的政府怎么可能会在9月的选举中遭遇灭顶之灾——而这正是当前所有民调的结果?

作为一个社会容忍力超强、生活水平令众多国家艳羡的多样化的澳大利亚怎么会出现如此政治分裂和痛苦?这是全体民主政府都值得警惕的信号,还是仅仅对其他地区的中左翼政府或是仅对ALP本身有意义?

或许是澳大利亚局势的某种特殊性造成了比他处更加紧张的几面。选举周期只有三年,这一荒唐的安排意味着几乎你几乎不可能在没有竞选压力的环境中治国。政党规则决定了领导人——包括在任首相——可以在一夜之间被其议会同僚罢免。我们的媒体对八卦趋之若鹜——而且丝毫不讲道德——甚至连英国花边小报都自叹弗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