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为阿拉伯之春算笔账

开罗——去年,埃及和突尼斯发生的事情终结了摇摇欲坠的旧秩序,为阿拉伯地区开启了期待已久的新时代。但这个新时代会是什么样,目前仍是个有待观察的问题,因为该地区的国家仍然面临着诸多挑战。

开始崩溃的旧秩序并不局限于从前的政治体制。该地区的整个价值体系——由独裁体制所造就的政治文化——正在发生转型。阿拉伯人身上流淌着一种专制强加给他们的自卑和软弱,正是这种自卑和软弱造成了绝望、愤怒、暴力和偏狭。

但无论如何,这一远未完成的转型——事实上,可能还将持续多年——已经开始产生成果了。如果没有2011年的爆发,那么阿拉伯人将度过又一个独裁的年头,大街小巷上流传的将更多的是王朝传承的问题。而这将加重普通阿拉伯人的自卑感,他们已经受够了日益严重的压力,政府官员及其裙带资本家会继续吮吸公帑。

阿拉伯媒体将继续无原则地赞美该地区的总统及其家族,而事实上他们攫取了发展计划的果实。教育将继续停滞不前,因宗族、部落和宗教的不同而彼此割裂的阿拉伯社会将经历越来越多的冤冤相报和暴力相向。每一年,成百上千北非年轻人将继续冒着生命危险搭“死亡之舟”去国外寻找工作和更好地生活,他们之中的幸存者能够成为欧洲的二等公民。而阿拉伯人的愤怒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导致恶性的伤害和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