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之春让妇女地位倒退

开罗—这个夏天,随着阿拉伯之春开始尘埃落定,妇女——她们曾与男人肩并肩地反对暴政——正在被边缘化,被排挤出决策圈之外。尽管革命者拥护新自由,但妇女仍被认为低男人一等。

在突尼斯,一场群众运动呼吁所有妇女都戴上面纱,这导致大学里不戴面纱的女宗教教授被赶出了校园。暴徒冲着突尼斯示威妇女大喊,要她们回到“身之所属”的厨房去。在埃及,保守势力也早抬头,他们的政策要求——特别是家庭法律方面的改革——不啻男女平等道路上的大倒退。

被这些发展态势所激怒和引起警觉的阿拉伯妇女被迫站起来捍卫自己的权利。2011年4月,突尼斯妇女成功地施压通过了选举公平法,这使得她们在去年10月的选举中赢得了217个议会席位中的49席。但是,在埃及,妇女前景看起来颇为不妙,因为她们没能保住革命前的分配制度——当时,她们可以获得64个议会席位。

该制度被新的选举法取代了。新选举法规定,每个政党的候选人名单中至少要有一名妇女。但几乎所有政党的妇女候选人都位居名单最后;结果,只有9名妇女当选议员。执政集团最高军事委员会(SCAF)又任命了另外两名妇女,从而让女性议员比例达到了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