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的春天和欧洲的转机

纽黑文市——到目前为止,西方基本形成了发展和民主两大截然不同的外交专家阵营。两大阵营之间一般没有瓜葛,发展阵营的专家对待独裁和民主政权可以做到一视同仁,他们认为集中关注经济问题和运行机制可以带来繁荣。

上述方法在当今阿拉伯世界产生了特殊的共鸣。但联合国安理会有关阿拉伯春天的讨论显示影响中东地区事务的恰恰不是主要新兴国家。巴西对中东乱局几乎一言不发,而俄罗斯和中国则由于自身受控于独裁政府而没有兴趣制裁利比亚。

所有这些都赋予欧盟独一无二的机会,支持邻国实现从革命剧变到民主政府的过渡。同时,我们需要推动该地区其他政权朝着包容性民主逐渐进步。事实上,欧盟是这项事业天然的支持者。

自1995年启动巴塞罗那进程以来,欧盟地中海政策就因优先关注移民、安全和反恐合作等欧盟重点问题及未能将财政援助和民主改革联系在一起而倍受诘责。同时,欧盟政策并不关心南部邻国的意愿,比方说开放农业和纺织市场。这导致官方欧洲地中海政策(EMP)的愿景远远落后于它原定的目标。